Written by Hannah Nichols

Published: October 2016

International Pharmacy Journal P42~43 Vol 34, No.3, October 2016

 

近年来药物浪费的问题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被认为是增加健康照护体系经济负担的元凶。由Sarah Marshall报导这场讨论药物浪费问题与可能解决方法的会议。

根据世界药学会(International Pharmaceutical Federation,简称FIP)绿色制药作业规范工作团队共同主席Eeva teräsalml的说法,再利用病人剩余的药物并不是解决药物浪费的好方法。重新使用剩余的药物虽然可以减少环境的负担,却会造成道德以及安全方面的问题,增加病人受到伤害的风险,而且可能会导致不合格药物、伪药、劣药等药品流入药品供应链。此外,回收后再利用药物看起来对环境的帮助似乎没有那么明显,因为人或动物服用药物后所产生的代谢产物才是造成环境问题的主要原因。

然而药师仍然可以在药物浪费的问题中扮演关键的角色,可以藉由鼓励医师开立合理的处方以及使病人增加服药顺从性,并教育病人如何妥善的处理他们的药物,包括将未使用的药物回收至药局。回收剩余的药物是非常不安全及昂贵的,而且这笔花费也无法同时解决环保及其他因药物浪费所造成的问题,政府应该寻求其他省钱的方法来回收药物并减少药物的浪费。

 

药物银行

其中一种解决方法就是药物银行。根据哥伦比亚药物银行(the Banco de Medicamentos in Columbia)经理Maria Del Rosario Gömez的说法,药物银行是一个有效且持续性的方法,用以改善贫民区居民的药物流通性,与此同时也可以减少药物的浪费。药物银行藉由一个简单却革命性的新点子来运作,药物公司可以藉由捐出质量良好的药物,来避免因为销毁药物而造成的环境负担与经济方面的冲击,而这些药可重新分配作为慈善用途,让那些负担不起药物的民众有药物可以使用。

 

回收病人剩余的药物并不是解决药物浪费的方法。

据估计大约有一亿两千五百万名拉丁美洲的居民无法经常性的取得他们所需要的药物。在哥伦比亚,这些问题可能是因为病人居住在偏远地区,可能是边缘人或是弱势族群,或者当公家部门的供货不稳定或是货源不可靠时,无法负担私人医院高额的药物费用。药物的需求是非常庞大的。Del Rosario Gömez女士解释哥伦比亚的药物制造商可能因为各种理由而有高质量但却无法使用的库存。举例来说,这些库存可能是生产过剩、快要过期或者是外包装受损。销毁这些药物的费用昂贵而且可能会造成环境的冲击。药物银行于公元二零零二年由Misión Salud慈善基金会成立,六间哥伦比亚制药公司与十六个非政府组织(non-governmental organisations,简称NGO)都是合作的伙伴,一起为这些互相关联的议题找出创新的解决方法。

负责捐献的制药伙伴会提供药物银行一份可用的药物名单,除此之外的药物都将会被销毁。药物银行会从名单中选出他们所需要的药物,非政府组织则是每个月会向银行领取他们所需的药物,之后这些药物会由非政府组织的成员处方之后提供给需要的病人。谨慎的管理库存量以及使用量可以让这些药品在过期以前就被供应出去并且让病人使用。非政府组织藉由捐献一些名义上的费用来帮助银行的营运。这项计划在过去十四年间不断的成长,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百四十家慈善机构与十六间药厂成为药物银行的合作伙伴。

虽然药物回收的议题可以唤醒大众对于这些再利用药物质量的关注,药物银行仍然希望能够藉由早期追踪供应链中的药物浪费来寻求解决药物浪费的办法。藉由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简称WHO)对于捐赠者所制定的准则以及遵循法律及常规的框架,药物银行可以保证他们所供应的药物的质量。药物银行坚持最严格的标准,只接受从工厂出货、领有药物许可证以及可以在哥伦比亚合法使用的药物。药物银行也只会接受非政府组织所需要的药物,并且在药物过期前使用完毕。藉由把药物传递给其他的组织就可以轻易的避免销毁药物的费用。

自从这个伙伴关系建立起来以后,适用于各种疾病约两千七百万单位的药物已经被交到四万五千名民众手中,这些民众通常无法负担治疗的费用。此外也避免销毁两万六千吨的药物,并节省了八百万美金的销毁费用。当工业效率提升以后,这项计划就得以持续,并且可以将供应的名单扩大到尿布以及营养补充品等品项,而只需支付很少的费用。而这些收入也可以用来持续向制药厂购买需要的药品并且降低药品的价格。这个模式也可以复制到其他的国家。

 

最新发现

根据荷兰健康照护倡议的统计,只有大约百分之七的病人会将他们的肿瘤坏死因子-α(tumor necrosis factor-α,简称TNF-α)抑制剂储存在正确的温度,这项研究是由荷兰乌特勒支大学(Utrecht university)医学中心药物流行病学助理教授Helga Gardarsdottir所进行。这项研究只是一个多面向计划的其中一部份,而这个多面向计划主要是在探讨那些回收后的药物又重新回到病人手上的议题。在提供某些令人满意的准则下,病人及利益相关者都是赞成回收药物的,而Helga Gardarsdottir的研究团队也开始研究这么做之后的实际影响。在其中一项研究,他们在肿瘤坏死因子-α抑制剂的盒子中放入温度记录器,并经由十间药局调配给两百五十五名病患。读数显示病人将药物储存在家用冰箱时温度的变化极大,使的这些药物如果要回收后重新再使用变的几乎不可能。大约有百分之二十五的病人把他们的肿瘤坏死因子-α抑制剂储存在摄氏零度以下超果两个小时,而更有百分之六的病人将他们的药物储存在摄氏零度以下超过二十四小时。这个结果让研究团队感到惊讶,也显示出我们对于家庭储存药物的习惯及其对药物质量的影响所知极少。Gardarsdottir博士说:「我们需要知道当药物没有储存在良好温控的环境下时会发生甚么事。」

 

重新调配回收药物在经济上是不可行的

Gardarsdottir博士指出:「药品浪费在药品供应链中的每一个步骤都会发生。」她强调这些浪费的责任在于所有相关人员的身上,从开处方的医师到药师再到病人。在荷兰,这些未使用且回收至药局的药物其价值占了荷兰国家所有药物支出的百分之二到百分之四,而这些回收药物之中只有大约五分之一是可以被再使用的。这也促成荷兰卫生主管部门在公元两千零一十三年成立国家健康照护及预防浪费热线,任何人如果希望可以提供想法来避免药物浪费都可以打这个电话。这支热线接到了超过两万三千通来电,显示大众对于这个议题非常感兴趣。然而,当Gardarsdottir博士的团队在四间药局设立仿真系统来调查重新调剂回收药物在经济上的可行性时,结果却显示若要设置执行这个系统的话,每个室温保存的药品要花费两百欧元,而若是需要冰箱保存的药品则是要花费高达六百欧元。这使的重新调剂回收药品在经济上变得不可行,因为许多回收至小区药局的药物其价值是远低于这个数字的。Gardarsdottir博士的结论认为虽然利益相关者及病人都赞成回收未使用的药物,目前仍有数个很确实的理由让我们无法这么做。她也赞成浪费应该从早期就开始追踪,从处方与调剂的时候就要开始。

 

期刊位址:https://www.fip.org/index.php?page=login_members&redirect=membersonly_fiplibrary_ipj_ipj2016no1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