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terial resistance to ‘last-resort’ antibiotic reaches the U.S.

Written by Honor Whiteman

Published: Friday 27 May 2016

 

在美国确定首例对最后一线抗生素Colistin也产生抗药性的同时后抗生素时代造成的威胁已经来临

当微生物能够发展出对曾经杀死过它们的抗生素一套躲避机制时,表示抗药性已经产生。根据美国疾病管制局(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统计,抗药性细菌引起的感染每年在美国约影响200万人,其中超过23000人因此死亡。而成为最大威胁之一的是对Carbapenem产生抗药性的肠杆菌科(Carbapenem-resistant Enterobacteriaceae, CRE),每年约造成9000例感染及600人死亡。此种菌株几乎对所有可用的抗生素都具有抗药性,因此一旦感染则难以治疗。在某些情况下,这些超级细菌也会导致几乎一半感染的人们死亡。虽然Colistin是少数唯一对CRE还有疗效的抗生素,但最新的研究报告显示这个结果可能即将改变。

在病人的尿液检体中发现对Colistin产生抗药性的mcr-1基因

在期刊《抗生素与化疗制剂》(Antimicrobial Agents and Chemotherapy)中,来自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Walter Reed Army Institute of Research, WRAIR)及多重抗药性微生物知识库及监视网(Multidrug Resistant Organism Repository and Surveillance Network, MRSN)的研究员指出,美国出现首例对Colistin产生抗药性的案例。一名49岁女性,上个月因泌尿道感染在宾夕凡尼亚州(Pennsylvania)的军医院接受治疗,从这位女性的尿液检体分析中,研究人员发现含有大肠杆菌品系(Escherichia coli),为一种含抗药性基因mcr-1的肠内菌属。此抗药性基因去年首次出现在中国,是从被感染的猪身上鉴定而来,另外在欧洲及加拿大的部分地区也发现了此基因的存在。

已经没有任何一种抗生素可以使用了吗?

健康主管机关相信此项发现会引发关注,因Colistin是最后治疗高度抗药性细菌感染的有效抗生素之一,若抗药性基因可以传播至没有带有抗药性基因的细菌里,就意味着最后一线抗生素即将失效。

Dr. McGann与其同僚提到这项发现已促使一项急迫性的公共卫生应对措施,作为防止mcr-1基因传播的对策;这当中包含透过搜集与测试细菌检体的方式来主动监视mcr-1基因的存在。透过监视系统,我们有独特的能力可以利用抗生素敏感性与定序数据来整合信息来源,必要时也能够进行回溯以便了解感染的细菌变化进而给予最好的治疗,并同时追踪出现的多重抗药性菌种。而在军事健康照护小区的内部与外部持续做监测以鉴定基因的数据库,对防止抗药性的传播是非常重要的。

在昨天的一场访问中,美国疾病管制局的局长Dr. Tom Frieden说这项新的报告指出我们离没有任何一种抗生素可以使用的这个未来已经不远了,而这个情况可能出现在无法被治疗的泌尿道感染病人身上。最后他也提到自己曾经历过抗结核病患者没有药物可以使用的时期,那是一种充满恐惧且不带有希望的感受,他能够确定这不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

 

中文摘译自Reference:http://www.medicalnewstoday.com/articles/310612.php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