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drugs for superbugs : Antibiotics of the future
超級抗生素對超級細菌:抗生素的未來
文/許順裕 藥師

後抗生素時代迫在眉睫,這將使我們回到人們死於常見感染的年代。目前每年因抗生素抗藥性(AMR)造成全球死亡人數約70萬,到2050年,每年將增加到大約一千萬。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疾病控制(CDC)與預防中心(ASC)都是對抗AMR的有力機構。世界衛生組織針對抗菌藥物抗藥性的行動計劃包括公私合營的研究與開發夥伴關係,旨在加速研究與創新的國際合作。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則推動國家的教育政策和改善抗生素管理(AMS),投入資金與AMR做抗爭,目標是將診所的抗生素無效處方減少50%,醫院20%。通過使用AMS程序,可以改進和調整「四個R」來實現抗生素的合理使用:「正確的抗生素、正確的劑量、正確的時間與正確的持續時間」。有效的AMS可以促進或者得到積極的成果,遏制抗藥性的發展,並降低醫療成本。

一個極其重要的成功標的是研究行業、學術界、醫院與社區之間無私且強而有力的合作。隨著業界努力尋找新的解決傳染病的方法,AMR引發了新藥開發的急迫性。許多新的抗生素藥品,如Cefiderocol、Sulopenem,已顯示出對抗藥性微生物的高效力,如Carbapenem-resistant Enterobacteriaceae、Multidrug-resistant Pseudomonas、Acinetobacter……等等,這些藥物處於第二期和第三期的臨床開發階段。另外,像是免疫療法,基於類毒素的疫苗和抗體結合物等新領域中也不斷發展。

藥廠工業正採取積極的措施來對抗高度抗藥的病原體。市場上有產品的公司中,近一半參與了AMR的監控,包括Melinta、Merck、Shionogi、Polyphor、Achaogen、Tetraphase等,借助諸如GAIN法案,CARB-X資金等新鼓勵措施,對抗生素研究失去興趣的公司現在受到激勵,進而發展新藥物。

還有其他可以擴大抗生素開發的解決方案,討論將圍繞以下主題進行: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和歐洲藥品管理局如何設計能夠滿足美國和歐盟市場需求的臨床試驗,以節省開發藥物的時間和金錢;以及已治癒的傳染病,其類似的、積極的抗生素開發方法。

 

(一) Revenge of the fallen: The industry fights back with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f new antibacterials

Zeeshan Khan (Kings College Hospital Dubai, UAE)

被擊敗者的復仇:藥廠通過研發新抗生素來進行反擊

據估計,到2050年,全球每年將有1000萬人死於抗藥性。不幸的是,有些病原體對幾乎所有可用的抗生素類別都產生了抗藥性,甚至最後線也失效,如果我們現在不採取行動,情況將變得更加糟糕。抗藥性細菌的流行日益增加,因此對新型、更有效、安全和對病原體特異性藥物的需求日益增加。但在過去20年,生物學、經濟和法規等眾多障礙極大地減緩了抗生素的發現,幸運的是,還是有新發現能與即將到來的威脅作抗爭。關於抗菌藥物開發的新興和非傳統方法的演講將簡要回顧臨床階段分子,尤其是針對格蘭氏陰性菌ESKAPE病原體以及CDC或WHO關鍵威脅的病原體。審查過的藥物包括新舊化學類別,如Cefiderocol、sulopenem,以及基於抗細菌噬菌體的療法、毒力破壞劑、免疫調節劑。由於非傳統方法的特徵,與傳統抗生素相比,人們認為非傳統的方法不易產生抗藥性,演講邀請所有專業人士參加,目的是引起與會者對抗菌研究領域產生興趣。

 

(二)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in antimicrobial stewardship: The need for innovation and collaboration

Vaiyapuri Subramaniam (Pharmaceutical Compounding & Management Standards Consulting, USA)

抗生素管理的挑戰與機遇:創新與合作的需求

在一個以抗生素抗藥性不斷增強為特徵的時代,我們要保持當前抗生素的有效性並引進更新的抗生素面臨著艱鉅的任務。應對這種情況已成為政府、醫師和整個行業的當務之急。據估計,每年有70萬人因抗藥性喪生,如果不採取立即的行動,到2050年,每年的死亡人數可能會增加到1000萬人,超過癌症造成的死亡人數。

Fluronoquinolone 類和 Cephalosporin 類藥物的功效減弱,加上Carbapenem類藥物的使用不斷增加(通常不加區分),導致產生了抗藥性病原體,這些病原體在WHO優先病原體清單中列為”關鍵”。

根據市街衛生組織的資料,正在對51種抗生素進行臨床試驗,其中只有17種被人為是新式的,其餘與現有藥物密切相關。在51種藥物中,只有不到10種可能會在5年內通過藥物開發進入市場。

從好的方面說,幾種新推出的抗生素,例如Ceftazidime/avibactam、ceftolozane/tazobactam、meropenem/vaborbactam;eravacycline、Omadacycline 和Plazomicin具有抗多種抗藥病原體的活性,這增強了我們的武器庫。

但是,有幾種因素限制了對新抗生素的合理使用,例如由於醫療保健費用激增,對專利藥 (brand name drugs)的使用控制、病原體的鑑定和抗生素敏感性測定的延遲以及某些地區的市場進口准入不足。演講討論到醫生對新推出的抗生素的看法,並為合理使用他們的理由列出其優缺點。

 

(三) Emerging and non-traditional approaches of antimicrobial drug development

Prateek Jain (Biopharma Insights, India)

新興和非傳統的抗菌藥物開發方法

抗生素過度使用和濫用會導致對公共衛生的挑戰,導致抗藥性(AMR)的增加,從而導致治療失敗和抗藥菌傳播的增加,被稱為”超級細菌”。據估計,超級細菌每年會導致70萬人死亡,到2050年,每年將導致大約一千萬人死亡。世界衛生組織(WHO)呼籲成員國制定國家行動計畫,以通過合作解決AMR問題。世衛組織報告說,在22國家的50萬人懷疑細菌感染的人中發生了AMR。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在一些國家投資於教育和改善抗生素管理(AMS),以對抗AMR。藥師的角色對於支持AMS和協作至關重要。演講回顧了AMS和藥師在學術上遏止抗生素過度使用的計畫的機會;由於缺乏新的治療選擇,AMS面臨挑戰。可用於應對AMR發生的基因組創新,以及新的學術研究、政府與企業合作創新的資金獎勵措施,可以創造市場力量來激勵抗生素的研究與創新。新的抗生素開發陷入僵局,部分原因是它不如其他藥物類別有利可圖。政府監管部門與WHO之間的合作關係對於使法規與新型抗生素的臨床需求保持一致,從而與慈善基金會和創新模式達成合作協議至關重要。目前全球對此議題十分重視,未來在抗生素的發展上,主要共識包括:創新研究與合作、支持民眾經濟上能負擔及負責任的抗菌藥物市場,以期滿足醫療上的需求。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