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重隆藥師 撰文

演講內容大綱
1. 了解低度健康識能者使用藥物的風險
2. 說明醫療專業人員在衛教患者時,增進健康識能所使用的工具和建議做法
3. 如何製做與應用象形圖,以有效改善低度健康識能者之藥物衛教成效

主講者:
1. Régis Vaillancourt, B. Pharm., Pharm. D., FFIP, FOPQ, FCSHP (Canada)
2. Rahul Malhotra, Asst. Prof, Centre for Ageing Research and Education, Duke-NUS Medical School (Singapore)

Abstracts Part 1

Speaker : Régis Vaillancourt (Canada)

對於 literacy (讀寫能力、識字能力)之定義:具功能性讀寫能力是指可經由閱讀、書寫和數字運算能力來發展個人以及經由書面與他人溝通的能力。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 ) 定義 literacy 則為“識字是指能夠閱讀理解及書寫表達日常生活中出現簡單文句的能力,亦即是讀寫能力”。更進一步地說,此詞也可以延伸到有關不同類型、非文字訊息的理解及應用,也可以是指文化程度,包括認識、理解、解釋、創造、通訊、計算、表達、閱讀各種印刷、電腦顯示、光碟影像等等資料的能力。相反詞則為文盲 ( illiteracy )。

在 2014 年 UNESCO 的統計,全球成人文盲的比率約為15%,其中 2/3 為女性。在南亞以及非洲某些地區的成人文盲比率甚至可高達 1/3至 1/5 之間。另外一份研究報告顯示,母親識字率愈高的地區相較於母親識字率低的地區,其嬰兒的死亡率有負相關。

Medical literacy ( 本文譯為健康識能、或譯為健康素養或健康知能等 )

健康識能是指「個人用以獲取、詮釋、了解基本的健康訊息、產品或服務以及能使用這些訊息或服務以增進健康的能力,而不管內容的傳遞方式如何 (例如書面,口頭和視覺)」。其中特別強調聽、說、讀、寫、計算等能力在健康訊息傳播上的重要。世界衛生組織 ( WHO )則定義為「健康識能代表認知與社會的技能,決定個人獲得、了解以及運用訊息的動機與能力,藉此促進以及維持良好的健康。」

即使在已開發的國家,在 2012 年曾有一份關於歐洲8個國家該國健康識能的調查統計,顯示有幾乎有50%左右的健康識能仍有不足的現象。

低度的健康識能常使得人們對健康訊息理解力不足而造成許多不良的健康結果。醫療環境中與病人溝通的語言、衛教單張內容常不符合病人健康識能程度,因此而造成溝通的障礙,例如病人無法說出或描述如何使用他們目前的用藥、對他們所使用的藥物用途和其相關藥物不良作用的理解有限、通常不太能適當且正確地使用藥物或者不懂得向藥師提問。

那對於這樣的現象有什麼改善的方法呢?主要有幾種建議的方式:1.明確的口語溝通。 2.平易近人的語言與交談,盡可能地簡潔、勿用專業詞彙。3.平白且直敘的內容,勿太複雜,例如通常只需what、why、when、how 這樣的內容就夠了。4.病患要會問問題 (Ask me 3,我的健康問題是什麼?我需要做些哪些事?我為什麼要做這些事?)。5.現場操作與示範並確認教會了 ( 回覆示教,teach-back,即請對方以自己所講解的話或動作再重覆一次,以確定核對對方是否了解所接收到的內容)。6.將藥局轉變為一般民眾的健康識能訓練處所。7.通用的注意事項,即一般人也會懂的衛教單。8.在每日實務中發覺並確認高風險性的患者。

在病患衛教中使用像形圖 ( pictogram )

像形圖是一種更抽象的符號,嘗試經由類似圖形或符號來表示傳達訊息。由一份系統性文獻回顧的統計結果顯示,在用藥衛教時,對於文盲或者低健康識能的病患而言,像形圖的應用可以大大增加其用藥順從性以及正確性。

在FIP 官方首頁中,有個可以自動產生使用方法、頻次、注意事項等像形圖的免費軟體可供下載,感興趣者可以自行去下載來使用。


( 下載步驟如上圖之數字,FIP頁面中有使用教學影片 )

總結

實用且清晰的健康資訊傳遞,必須要以實證與友善使用者為基礎。在發展任何一項衛教內容之前,首先要評估您所要提供的內容是不是對方所需要或想要的,這將確保人力、資源與時間不會被浪費。健康資訊傳遞的目的是增加知識或觀念、態度與行為的改變。另外,演講者建議對於這些健康資訊內容進行幾次的「預試」與根據對象的回饋來修訂,這將有助於確保您傳遞的資訊是您的對象所所需要的內容,而不是其他不必要的東西。最後可以再評估這些健康資訊傳遞的效益是如何。

註:
張美娟副教授於衛福部國民健康署所公開的「健康識能之概念發展與實務應用」是關於此主題相當好的參考資料,對此主題感興趣者,推薦去下載來參考:
健康識能之概念發展與實務應用 下載連結 ( 請點我 )

Abstract part 2

Speaker: Rahul Malhotra (Singapore)

藥物資訊標示的雙語化 ( bilingual labels ) 在新加坡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尤其是對高齡族群更是如此。因為新加坡是由多種族所組成的國家,所以官方語言也是多樣化,包括英語、馬來語、華語以及坦米爾語 ( Tamil, 主要是印度裔所使用的語言 )。但因早期教育較不普及以及大量外來移民的關係,所以65歲以上高齡族群能閱讀英文的比率並不算高,大約只有35%左右,其他65% 的高齡族群則不太能或者完全無法閱讀英文藥物資訊內容 ( 由自我評估可否讀懂英文報紙內容而推估 )。在2015年,新加坡有一份針對高齡族群、簡稱 SAFE-PHASE 的研究顯示,99.7%的藥袋藥物資訊以英文或者與其他語言同時標示,其中更高達81.15%的比率只以英文標示。這種狀況會往往導致這些高齡族群因為無法閱讀英文藥物資訊而引發用藥安全性的問題。

所以SAFE-PHASE的研究者想辦法要改善如此用藥安全的問題,希望藉由改變藥物資訊的標示來加強病人安全並減少用藥安全性的潛在問題。因此以兩大策略來改善,分別是「藥袋雙語化標示」以及「使用像形圖 ( pictogram )」。研究對象共1,572位65歲以上高齡者,他們被隨機分成四組,分別是:

1.純英文藥袋藥物資訊標示
2.純英文加上 FIP 提供的像形圖
3.雙語標示 (根據對象,英文再加上馬來語、華語或坦米爾語)
4.雙語標示加上像形圖

再以Augmentin, Metformin 以及Phenytoin 這三個藥的藥袋標示來當樣本,並以17個問卷題目來測試是否理解其藥物資訊內容,例如該藥之用法、用量、注意事項等簡單問題。最終測量結果以答對全部問題的比率 ( 以顯示完全理解藥袋標示內容 ) 以及至少答對一題的比率 ( 已理解任何一項藥袋標示內容 ) 來呈現。

統計結果顯示,「雙語標示加上像形圖」組之答對全部問題比率以及至少答對一題比率相較其他三組為最高。

若研究對象本身已能閱讀英文藥物資訊內容者,其答對比率更比無法閱讀英文藥物資訊內容者更明顯地具有差異性。另外,不管是否具英文閱讀能力,使用加上像形圖組之答對比較都較其他組別為高。

由以上這些結果顯示,像形圖可明顯地增加高齡族群理解任何一項藥袋標示內容。另外值得注意的一件事是:由於雙語標示加上像形圖,有10~20%不等的研究對象表示因標示內容太雜、字體有點小而有閱讀上的困難。

結論

雙語標示可增加理解任何一項藥袋標示內容,若再加上像形圖更有增加高齡族群理解藥袋標示內容的功能。「雙語標示加上像形圖」組的老年人答對全部問題比例最高,卻與「雙語標示」組相似;但不論如何,這兩組都遠遠高於「純英文標示」組。最後,藥袋標示內容的多寡、字體大小、都會影響高齡族群的閱讀困難度,這些都是在設計藥袋標示時必須要仔細評估、考慮的重要因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