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ten by Hannah Nichols

Published: October 2016

International Pharmacy Journal P42~43 Vol 34, No.3, October 2016

 

近年來藥物浪費的問題已經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被認為是增加健康照護體系經濟負擔的元兇。由Sarah Marshall報導這場討論藥物浪費問題與可能解決方法的會議。

根據世界藥學會(International Pharmaceutical Federation,簡稱FIP)綠色製藥作業規範工作團隊共同主席Eeva teräsalml的說法,再利用病人剩餘的藥物並不是解決藥物浪費的好方法。重新使用剩餘的藥物雖然可以減少環境的負擔,卻會造成道德以及安全方面的問題,增加病人受到傷害的風險,而且可能會導致不合格藥物、偽藥、劣藥等藥品流入藥品供應鏈。此外,回收後再利用藥物看起來對環境的幫助似乎沒有那麼明顯,因為人或動物服用藥物後所產生的代謝產物才是造成環境問題的主要原因。

然而藥師仍然可以在藥物浪費的問題中扮演關鍵的角色,可以藉由鼓勵醫師開立合理的處方以及使病人增加服藥順從性,並教育病人如何妥善的處理他們的藥物,包括將未使用的藥物回收至藥局。回收剩餘的藥物是非常不安全及昂貴的,而且這筆花費也無法同時解決環保及其他因藥物浪費所造成的問題,政府應該尋求其他省錢的方法來回收藥物並減少藥物的浪費。

 

藥物銀行

其中一種解決方法就是藥物銀行。根據哥倫比亞藥物銀行(the Banco de Medicamentos in Columbia)經理Maria Del Rosario Gömez的說法,藥物銀行是一個有效且持續性的方法,用以改善貧民區居民的藥物流通性,與此同時也可以減少藥物的浪費。藥物銀行藉由一個簡單卻革命性的新點子來運作,藥物公司可以藉由捐出品質良好的藥物,來避免因為銷毀藥物而造成的環境負擔與經濟方面的衝擊,而這些藥可重新分配作為慈善用途,讓那些負擔不起藥物的民眾有藥物可以使用。

 

回收病人剩餘的藥物並不是解決藥物浪費的方法。

據估計大約有一億兩千五百萬名拉丁美洲的居民無法經常性的取得他們所需要的藥物。在哥倫比亞,這些問題可能是因為病人居住在偏遠地區,可能是邊緣人或是弱勢族群,或者當公家部門的供貨不穩定或是貨源不可靠時,無法負擔私人醫院高額的藥物費用。藥物的需求是非常龐大的。Del Rosario Gömez女士解釋哥倫比亞的藥物製造商可能因為各種理由而有高品質但卻無法使用的庫存。舉例來說,這些庫存可能是生產過剩、快要過期或者是外包裝受損。銷毀這些藥物的費用昂貴而且可能會造成環境的衝擊。藥物銀行於西元二零零二年由Misión Salud慈善基金會成立,六間哥倫比亞製藥公司與十六個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sations,簡稱NGO)都是合作的夥伴,一起為這些互相關聯的議題找出創新的解決方法。

負責捐獻的製藥夥伴會提供藥物銀行一份可用的藥物名單,除此之外的藥物都將會被銷毀。藥物銀行會從名單中選出他們所需要的藥物,非政府組織則是每個月會向銀行領取他們所需的藥物,之後這些藥物會由非政府組織的成員處方之後提供給需要的病人。謹慎的管理庫存量以及使用量可以讓這些藥品在過期以前就被供應出去並且讓病人使用。非政府組織藉由捐獻一些名義上的費用來幫助銀行的營運。這項計畫在過去十四年間不斷的成長,到目前為止已經有一百四十家慈善機構與十六間藥廠成為藥物銀行的合作夥伴。

雖然藥物回收的議題可以喚醒大眾對於這些再利用藥物品質的關注,藥物銀行仍然希望能夠藉由早期追蹤供應鏈中的藥物浪費來尋求解決藥物浪費的辦法。藉由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簡稱WHO)對於捐贈者所制定的準則以及遵循法律及常規的框架,藥物銀行可以保證他們所供應的藥物的品質。藥物銀行堅持最嚴格的標準,只接受從工廠出貨、領有藥物許可證以及可以在哥倫比亞合法使用的藥物。藥物銀行也只會接受非政府組織所需要的藥物,並且在藥物過期前使用完畢。藉由把藥物傳遞給其他的組織就可以輕易的避免銷毀藥物的費用。

自從這個夥伴關係建立起來以後,適用於各種疾病約兩千七百萬單位的藥物已經被交到四萬五千名民眾手中,這些民眾通常無法負擔治療的費用。此外也避免銷毀兩萬六千噸的藥物,並節省了八百萬美金的銷燬費用。當工業效率提升以後,這項計畫就得以持續,並且可以將供應的名單擴大到尿布以及營養補充品等品項,而只需支付很少的費用。而這些收入也可以用來持續向製藥廠購買需要的藥品並且降低藥品的價格。這個模式也可以複製到其他的國家。

 

最新發現

根據荷蘭健康照護倡議的統計,只有大約百分之七的病人會將他們的腫瘤壞死因子-α(tumor necrosis factor-α,簡稱TNF-α)抑制劑儲存在正確的溫度,這項研究是由荷蘭烏特勒支大學(Utrecht university)醫學中心藥物流行病學助理教授Helga Gardarsdottir所進行。這項研究只是一個多面向計畫的其中一部份,而這個多面向計畫主要是在探討那些回收後的藥物又重新回到病人手上的議題。在提供某些令人滿意的準則下,病人及利益相關者都是贊成回收藥物的,而Helga Gardarsdottir的研究團隊也開始研究這麼做之後的實際影響。在其中一項研究,他們在腫瘤壞死因子-α抑制劑的盒子中放入溫度記錄器,並經由十間藥局調配給兩百五十五名病患。讀數顯示病人將藥物儲存在家用冰箱時溫度的變化極大,使的這些藥物如果要回收後重新再使用變的幾乎不可能。大約有百分之二十五的病人把他們的腫瘤壞死因子-α抑制劑儲存在攝氏零度以下超果兩個小時,而更有百分之六的病人將他們的藥物儲存在攝氏零度以下超過二十四小時。這個結果讓研究團隊感到驚訝,也顯示出我們對於家庭儲存藥物的習慣及其對藥物品質的影響所知極少。Gardarsdottir博士說:「我們需要知道當藥物沒有儲存在良好溫控的環境下時會發生甚麼事。」

 

重新調配回收藥物在經濟上是不可行的

Gardarsdottir博士指出:「藥品浪費在藥品供應鏈中的每一個步驟都會發生。」她強調這些浪費的責任在於所有相關人員的身上,從開處方的醫師到藥師再到病人。在荷蘭,這些未使用且回收至藥局的藥物其價值佔了荷蘭國家所有藥物支出的百分之二到百分之四,而這些回收藥物之中只有大約五分之一是可以被再使用的。這也促成荷蘭衛生主管部門在西元兩千零一十三年成立國家健康照護及預防浪費熱線,任何人如果希望可以提供想法來避免藥物浪費都可以打這個電話。這支熱線接到了超過兩萬三千通來電,顯示大眾對於這個議題非常感興趣。然而,當Gardarsdottir博士的團隊在四間藥局設立模擬系統來調查重新調劑回收藥物在經濟上的可行性時,結果卻顯示若要設置執行這個系統的話,每個室溫保存的藥品要花費兩百歐元,而若是需要冰箱保存的藥品則是要花費高達六百歐元。這使的重新調劑回收藥品在經濟上變得不可行,因為許多回收至社區藥局的藥物其價值是遠低於這個數字的。Gardarsdottir博士的結論認為雖然利益相關者及病人都贊成回收未使用的藥物,目前仍有數個很確實的理由讓我們無法這麼做。她也贊成浪費應該從早期就開始追蹤,從處方與調劑的時候就要開始。

 

期刊位址:https://www.fip.org/index.php?page=login_members&redirect=membersonly_fiplibrary_ipj_ipj2016no1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